旧案罚单密集中披露 成都农商行战略提法微变

旧案罚单密集中披露 成都农商行战略提法微变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蕾2021年最后一天,四川银保监局集中披露了对成都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成都农商行”)的行政处罚,让后者引起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这批罚单开具时间在2020年。这一年,作为国内第五大农商行,成都农商行迎来了原控股股东安邦保险集团及其关联企业的退出和成都市国资企业的引入,公司治理运营情况得到一定完善。同样在2021年年底,成都农商行公布了上市新进展——宣布聘请中信证券作为IPO保荐机构。根据评级机构报告,成都农商行在2020年定下一年“稳发展,促转型”,三年内“对标国内优秀上市银行,综合实力重回全国农商行第一梯队”,五年内“实现上市”的发展目标;而2021年战略提法出现细微变化,五年内目标是重回全国农商行“第一梯队”。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成立之初,成都农商行就曾计划三年内上市,然而此后一直未能如愿。目前来看,成都农商行上市何时实现,有待观察。16张罚单密集披露2021年12月31日,四川银保监局官网公布了16张针对成都农商行及14名相关责任人的罚单,合计罚款1400万元。具体来看,成都农商行连收两张罚单。因股权变更未经行政许可;未审慎审查,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违规开展重大关联交易并违法实施授信;违规开展非标业务;未提供或及时提供检查资料,阻碍监管机构检查监督;内部控制失效等六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1100万元。因投前调查、风险审查审批不尽职,违规购买他行发行的周期本金保护型理财产品,导致他行自营投资非洁净出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30万元。此外,监管部门还对成都农商行14位相关责任人因内控、展业等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其中包含已辞职高管,累计处罚金额达270万元。涉及事由包括“删除线上用印记录及资料,阻碍监管机构检查监督”、“股权变更未经行政许可,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阻碍监管机构检查监督,内部控制失效”等。不过,经济观察报注意到,16张罚单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均集中在2020年,而2020年对于成都农商行来说,是颇为重要的一年。成都农商行成立于2009年12月,成立之初曾引入安邦保险集团,后者及其关联企业合计持有该行55.50%的股权,为成都农商行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而随着2018年安邦保险集团被接管,成都农商行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存贷款业务和资产规模都出现下滑。2020年,成都农商行完成股权处置,“安邦系”全部清仓出局,国资占股超过65%。成都农商行营业网点主要集中于成都市内,并在达州市、遂宁市、资阳市、广安市、眉山市、宜宾市、凉山州和泸州市设立分行;此外,在四川省、山东省、江苏省、福建省、云南省、河北省和新疆等地发起设立39家村镇银行。截至2021年9月末,根据成都农商行前十大股东及其持股比例,目前第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城投资”),持股35%,成都市国资委通过兴城投资等五家公司,合计持股超56%,为成都农商银行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认为,随着原安邦保险集团及其关联方股权出让的完成,国有资本的进入使得成都农商银行公司治理水平得到提升。业绩向好 IPO保荐机构确定此前,成都农商行曾多年面临资产缩水、现金流紧张以及不良率上升等业绩难题。股东换血后,该行总体发展势头向好,业绩实现增长,不良率也有所下降。2015年,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6446亿元,其时在全国农商银行系统排名第二。截至2021年6月末,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为6001.49亿元,在全国农商行中排名第五,位列重庆农商行、上海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和北京农商行之后。排名下降背后,是该行多年的资产增长乏力。2016年至2020年期间,成都农商行资产分别为6731.49亿元、7055.62亿元、6230.53亿元、4849.87亿元和5197.21亿元,同比增长4.43%、4.82%、-11.69%、-22.16%和7.16%。也就是说,该行尽管在2020年资产规模实现同比增长7.16%,但较2017年高点仍下降26.34%。此外,虽然目前该行规模和业绩均处于增长趋势,不过其近五年现金流整体仍处于紧张状态。2016年-2020年,成都农商行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864.52亿元、-421.21亿元、-569.09亿元、-344.98亿元和-261.96亿元,其中四年连续为负。成都农商行针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的原因,在2020年年报中披露称,主要是由于收取利息和手续费及佣金、客户存款和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等带来的现金流入小于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向央行借款净减少等带来的现金流出。成都农商行近三年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行贷款规模分别为2514.58亿元、2424.79亿元、2638.65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1.76%、1.79%。2021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率较期初下降0.22个百分点至1.57%。2021年12月20日,成都农商行官网信息显示,该行聘请A股IPO保荐机构(主承销商)采购项目已完成招标,中信证券成为中选供应商。目前,重庆农商行、上海农商行和广州农商行均已实现上市。与同业对比,成都农商行质地如何?根据披露资料,以2021年中的业绩为基准对比,成都农商行以6001.49亿元的资产总额排名第五,位于其前的分别为重庆农商行12237.79亿元,上海农商行10995.82亿元,广州农商行10913.02亿元,北京农商行10505.42亿元。从资产增速来看,成都农商行增速最快,较年初增长15.48%,重庆农商行增长7.73%,广州农商行增长6.17%,上海农商行增长4.03%。营收方面,成都农商行以63.93亿元的营收排名第五,次于重庆农商行的151.72亿元、上海农商行的120.2亿元、广州农商行的117.96亿元、北京农商行的81.66亿元。营收增速来看,成都农商行以5.29%的增长次于重庆农商行的8.95%,上海农商行的6.79%。其中,广州农商行和北京农商行在报告期内营收增长乏力,前者微增0.02%,后者下降14.99%。净利润方面,成都农商行2021年上半年以26.9亿元的净利润位居第五,增速方面表现较好,排名第二为15.55%,仅次于上海农商行18.20%的净利润增速,高于重庆农商行10.50%、广州农商行10.17%、北京农商行6.66%的净利润增速。值得注意的是,对比联合资信近两年对于该行的评级报告,发现成都农商行对其发展战略在动态调整中,比如2020年在提及未来主要发展战略目标时,成都农商行表示,一年“稳发展,促转型”,三年内“对标国内优秀上市银行,综合实力重回全国农商行第一梯队”,五年内“实现上市目标”。而2021年在该行二级资本债券信用评级报告中,该发展目标变为:一年内,“稳发展,促转型”,三年内,对标国内优秀上市银行,五年内重回全国农商行“第一梯队”,即“五年实现上市”这一目标不见了。对于战略提法的变化,记者拨打成都农商行工商资料的联系电话,未获得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