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人的年终结算:科技加持,凌晨2点下班已成历史

银行人的年终结算:科技加持,凌晨2点下班已成历史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吴斯悠2021年大学毕业的汪浩进入一家股份制银行,成为一名管培生。和大多数股份行的培养路径一样,新人汪浩要先度过为期一年的轮岗。他轮岗的部门是银行办公室。办公室是后台部门,主要负责为前台营销部门、中台产品部门提供后勤支持。“我的工作主要就是统计表格、整理文书,重复劳动太多了。”汪浩抱怨道。12月30日,多家银行发出公告,将开展年终决算,开展期间系统将无法正常交易。更有媒体报道称,部分银行也于当日前后开展年终决算动员会议。年终决算,是银行人必须完成的岁末句点。汪浩所在的银行也不例外。“现在各部门都在加班加点,但以营业部等前台的同事最为忙碌。我们办公室也有一半要加班,为年终决算提供包括物资补助在内的支持。” 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加班名单里没有汪浩这批应届生。汪浩长舒一口气,不参加年终决算意味着他能度过一个相对悠闲的元旦。银行人视年终决算为洪水猛兽。杨燕供职于某国有大行会计部门。她没有经历年终决算全靠纸笔的年代。参与银行年终决算时,银行核心系统已能一定程度地简化年终决算的流程,电算正逐渐被完善。不过,仍有大量账目仍需手动结转。“一到年底就要加班,回到家,小孩已经睡了,每年都这样。”杨燕表示。技术飞快发展,银行结算体系和工作方式不断演进,年终决算效率也飞速提高。从错过跨年,到赶上跨年的末班车,再到从容不迫地迎接新年,银行人忙碌的年终结算终将成为历史。“年终决算做完,要放鞭炮”所谓年终决算,即根据银行留存的会计资料,将过去一年所有的来往账项进行清查,包括现金和所存会计凭证,都必须做到账实相符,工程浩大。对银行而言,“平账”(即会计账目结转平衡)是一件庞杂且环环相扣的重大工程。自下而上,银行网点做到“平账”是支行“平账”的基础,后者又是分行的基础,以此类推,信息再统一汇集至总行。总行确认无误后,年终决算才算告一段落。在科技尚不发达的年代,年终结算极耗费人力。高梅80年代末加入某国有大行,是已有30余年行龄的“老银行人”,目前在银行担任运营岗。具体而言,该行按业务划分为储蓄端和会计端,储蓄端通常主要负责现金业务,包括个人存款及公司的小额现金业务。会计端则主要负责非现金业务,包括公司转账等。换言之,“平账”需做到两端业务会计账目各自结转平衡。“以前,年终决算就是银行人的跨年。”高梅对记者表示,“要反复确认,一般要做三轮平账,最后一轮做完都差不多凌晨两点了,做完还要放鞭炮,真是印象深刻。”陈婷今年33岁,是一家股份行的运营流程监控岗,这是她参与的第六次年终决算。 她参与的年终决算都有电算保驾护航,不曾加班到昏天黑地。所谓电算,就是银行核心系统能自动储存一年内所有的往来账户信息,并在年终自动“平账”,完成绝大部分年终决算的工作。她同样“没过过一个完整的元旦”。作为流程监控岗,每年的第一天,陈婷就要去银行导出结转前后的报表,转发给科技部门。科技部门收集各家分支机构的报表后,再统一生成年终决算报告。为了不影响1号交易系统的正常使用,这一切流程都需要在早上6点前完成,这意味着陈婷往往凌晨4点就要到银行待命。 “12月31日晚上即便不用加班到深夜,但也不会早睡,毕竟还要跨年。”陈婷笑言。在银行跨年成情怀银行的年终决算,已经简单许多。高梅表示,现在年终决算并不要加那么久的班,仅在极少数情况下,例如客户有突发的结算需求,或要处理跨行清算等才要加班处理,但通常在晚上12点前就能结束。仍有一些银行人会选择坚守,但和以往不同,他们坚守的原因不是年终决算繁复的工作,而是领导的红包。这个传统从何时开始,已无从知晓,但小到银行网点,大至总行部门,领导给零点仍坚守岗位的员工发红包已成惯例。红包有大有小,但“更多的是一种情怀”,杨燕笑着说。让年终决算变得简单的,是银行决算经验的积累和科技的进步。在优化年终决算的工作方案方面,各家银行做法不同,但一大共性是未雨绸缪,即所谓年终决算常态化。12月31日前,各家网点都已开始了准备工作。一家国有大行省级分行会计部门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早已开始对下属网点、支行展开查库。分行运营部门负责一般规模的网点,而对于规模较大的支行,则由分行主管行长亲自下场查库。“每年年终结算,主管行长都会亲自到现场,还会对现金、凭证做至少一次清点。 ”上述人士说。除该国有行以外,某股份行在12月初就已开始年终决算的准备工作。该股分行在12月初开始,每周对支行所有账目进行试算,并在试算当日矫正账目中的错漏,当即结转,年终结算当日,总行和分支机构的工作量因此也就大为减少。技术进步是缩减年终决算工作量的最大功臣。杨燕表示,在电算加持下,“平账”已实现全数字化操作。以某客户为例,客户的账目发生额等信息全部记录在银行系统内,决算当日便可根据预设好的会计准则,自动结转,不仅节省了大量人力,也减少了错漏的发生。需要人工介入的部分,仅是一些不适用一般会计准则的特殊情况,相比以往,已轻松许多。年终决算的提速远不止此,根据银保监会数据,2020年我国银行机构信息科技资金总投入为2078亿元,同比增长20%,规模空前。在银行业整个营收比重中,银行科技投入的占比已经超过2%接近3%,部分银行的占比已经超过4%。其中,科技资金大多投向核心系统研发和升级。(文中汪浩、高梅、陈婷、杨燕均为化名)